《中国金融》|新形势下的人民币国际化

来源:中国金融杂志/张梁雨 马野驰 本网编辑:支离
发布时间:2020-06-29

作者|张梁雨 马野驰「东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文章|《中国金融》2020年第12期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了全球生产网络体系,同时也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了强烈影响。与国际金融市场低迷的表现相比,我国率先稳定控制疫情后迅速复工复产,为国际抗疫提供充足物资的同时,国内金融市场整体发展相对平稳,加之实体经济快速复苏的整体实力,为我国利用“一带一路”倡议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创造了良好的机遇。

新形势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影响

其一,全球货币市场呈宽松趋势,短期内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疫情在全球蔓延后,国际金融市场恐慌情绪爆发,各国风险资产价格大跌。日经225指数、韩国KOSPI指数、意大利股指下跌尤为明显,美股则更在8个交易日出现4次熔断。为缓和投资者恐慌情绪,阻止市场预期进一步恶化,修复市场信心,美国迅速在3月份推出“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一系列政策组合的调控下,美国金融市场逐渐企稳,缓和流动性紧张和全球市场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同时也减缓中国资本外流压力。自此开始,全球多个国家央行实行降息政策,全球进入政策宽松周期。

在全球宽松政策环境驱动下,我国人民币外汇市场趋于稳定。从境外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投资和人民币支付手段认可度来看,人民币国际储藏和支付能力同比均有明显提升。2020年第一季度,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734亿元,境外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规模趋于上升。另外,根据SWIFT统计,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中占比达到2019年9月份以来的新高,全球排名第5位。

其二,率先高效复工复产,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使用信心。面对严峻的形势,我国经济第一季度也出现了大幅度下行。疫情可控之后,我国政府迅速有序推动全产业链复工复产,加速恢复国内经济的正常运转以保障居民日常生活所需。同时,积极引导金融结构精准对接产业链核心产业,缓解复工企业融资难难题和现金流压力。通过推动全产业链复工复产,实现重新焕发经济发展活力并维护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地位。为实现复工复产,我国政府以全方位立体的方式对产业、企业、底层销售商和消费者均进行精准帮扶。通过转移支付、减税减费、专项信贷、消费补贴等多种形式,在缓解地方政府压力的同时帮扶大中小型企业全产业链各个环节复工复产。

其三,特殊时期中国措施得当、内控外援,稳定世界经济,强化国家社会对人民币稳定的信心。随着国外疫情多点爆发,很多国家均进入停工停产状态。外部依赖性较强的国家,亟须进口物资防控疫情。与其相比,中国具备世界上规模最大、门类最全、配套最完备的制造体系,复工复产后充分发挥完整产业链的发展优势,在满足国内防控需求之后,依靠国内巨大产能为世界各国提供亟须的抗疫物资,并有效疏通全球产业链。随着复工后跨境物资流动的大规模增加和伙伴国对中国经济和人民币信心的建立,对推进人民币跨境结算也创造了良好机遇。

保持“一带一路”建设活力,适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其一,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国际金融合作,防范国际金融风险,联合解决经济复苏难题,同时推进人民币计价和结算。

目前,严峻的国际形势使各国金融市场暴露在风险之下,甚至可能导致金融市场恐慌并出现新一轮金融危机。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应携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进国际金融合作,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和金融产品与服务合作,积极搭建金融信息沟通平台,建立金融政策协调体系,并促进沿线国家金融机构的有效对接。同时,与沿线国家央行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加大货币互换在稳定国际金融市场并补充国内货币流动性的作用,也可通过专项互换协议,将双方货币用于推进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与投资。

另外,针对沿线国家经济复苏难题,中国应该发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结构互补的资源禀赋优势,加大双边贸易合作力度,中国在承担“世界工厂”的国际分工职能的同时应扩大内需,促进中国实现由“全球消费品提供者”向“区域市场提供者”的角色转换,提升自身贸易议价能力。中国第三产业规模和比重也向发达国家靠近,中产阶级规模扩大,更有利于发挥“区域市场提供者”地位。在此基础之上,联合沿线国家政府积极发展电子商务应对疫情期间贸易沟通不畅问题。电子商务贸易已成为“互联网+”时代新的贸易形态,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我国应依托于“阿里巴巴”等国际领先电子商务平台,积极推广跨国网络贸易,提高国际物流服务水平,最终促进互联网贸易平台和国际物流服务的人民币计价和结算发展。

考虑到近来国际原油市场发生的剧烈波动,我国政府也可以考虑应依托于自身国际大宗商品主要进口国的市场地位,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大宗商品贸易磋商,利用部分石油出口国“去美元化”和石油远期市场不稳定的契机,推动铁矿石、农产品(7.340, 0.02, 0.27%)和石油等大宗商品贸易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同时,辅以引导和鼓励国内金融机构向沿线国家提供贸易融资,进一步促进人民币贸易计价和结算。

其二,此番国际金融市场动荡时,我国金融市场表出现高度的稳定性,能够增强国外资本对我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在解决沿线国家企业融资难题的同时为提升人民币地位创造更健康的金融发展平台。

首先,稳定的金融市场给国际资本更安全的投资环境,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鼓励境外投资者到中国境内投资,促进人民币资金的双边跨境流动。目前,中国境内资本市场开放程度仍略有不足,影响国际金融市场对中国金融市场完善程度的判断。从长期来看,中国应以“一带一路”主要沿线国家为试点,逐渐取消对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在机构数量和投资限额的限制,鼓励境外机构对人民币股权和债券的持有量。

其次,鼓励境内金融机构对“一带一路”沿线企业进行贷款融资,解决现阶段沿线国家企业周转资金不畅的问题。同时,可以利用出口防疫物资或者加工设备良机,鼓励沿线国家利用人民币结算,促进人民币的跨境流通。同样,在金融领域也需鼓励金融机构到“一带一路”沿线设立投资公司和基金,在提高境内金融机构国外经营能力的同时,以本土化策略了解当地市场,并进一步拓展人民币境外流通渠道。

最后,可通过人民币国际债券市场建设,进一步解决沿线国家资金难题,并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我国可通过加强境内和境外国际债券市场建设,鼓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到上海和香港等境内地区发行人民币计价的政府债或公司债,扩大熊猫债券的发行规模,促进国际银行同业间债券市场投资力度,建立境外人民币的有效回流渠道,与人民币国际化形成“输出→输入→再输出”的货币良性循环系统。

其三,有效利用中国率先复工复产成果,推动国内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助推经济复苏,同时拓展人民币跨境流通渠道。

沿线国家可能面临国内投资紧缺复苏困难的局面,有效使用中国对外投资能够缓解上述问题。因此,可利用此机遇推进人民币对外投资。对我国企业而言,使用人民币跨境投资有利于我国金融机构和境内企业规避国际汇率波动风险和美元本位制下的系统性风险,也能够通过资产置换有效维护高额外汇储备的金融安全。因此,更应该同时鼓励境内金融机构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向境内跨国企业提供跟随式金融服务,为与经济复苏相关的双边和多边重大经济合作项目提供人民币信贷和其他金融支持,进而建立人民币跨境资本直接和间接流动机制。当然,我国也应推动境内民间资本实现对外股权投资便利化,弥补QDII的境外资本市场投资缺陷,最终疏通和拓宽人民币跨境资本流动渠道。■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人民币储备货币地位提升机制研究”(15CGJ021)的阶段性成果】

(责任编辑 张晓哲)
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hzhlwjr@126.com
中国金融规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