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年度审计工作报告揭露农村金融机构哪些风险隐忧?

来源:北京商报/孟凡霞 杜晓彤 本网编辑:水木
发布时间:2020-09-15

农村金融机构已经成为支持“三农”、县域客户的重要金融力量,但这类金融机构普遍规模较小、防风险能力弱、管理体制尚不完善,这也为农村金融机构稳健发展带来挑战。据北京商报记者9月6日不完全统计,多省已发布2019年度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以下简称“审计工作报告”),在多份报告中指出,农村金融机构风险问题尤为突出,其中,不良率超5%、管理粗放等问题被提及。

虚报不良、违规放贷等问题凸显

农村金融机构的运营情况已经成为多省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的专项审计重点。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各省2019年度审计工作报告发现,部分农村金融机构内部管理不完善、延缓风险暴露、信贷管理不尽职、虚报贷款数据等问题在年度审计调查过程中得到暴露。

吉林省、湖南省、陕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审计工作报告均指出部分农村金融机构存在少计不良贷款或不良贷款率过高的问题。其中,湖南省在审查中发现,辖内2家农商行进行改制时不良贷款处置不合规,不良贷款率不真实,5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超过5%的监管红线,6家农商行将5.02亿元不良贷款违规转为正常贷款。山西省审计工作报告指出,该省农村金融机构不良贷款风险突出,“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部分地方商业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15.35亿元、已出现明显还款风险的贷款6.66亿元未划分为不良贷款,借新还旧或展期贷款16.79亿元未划分为“关注”类。

部分农村金融机构存在内控制度不健全、违规放贷等问题。例如,河北省在审查中发现,该省农村信用联社未认真履行“一岗双责”,经营管理粗放,特大案件时有发生,问责处理不到位,系统风险管控意识及能力亟需加强。湖南省审计工作报告显示,该省4家农村商业银行贷款投向不合理,违规将贷款发放给“四证”不齐全的房地产项目,3家农村商业银行违规发放已停止的扶贫小额信贷“分贷统还”贷款2.19亿元;青海省在审查中发现辖内1家农商行信贷管理基础薄弱、“三查”制度落实不到位,违规向不符合条件的借款主体发放涉农贷款8385.77万元。

一位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其通过研究中小银行大量骗贷案件、违法发放贷款案件和监管处罚案件,发现中小银行粗放经营问题司空见惯、不容忽视。他指出,由于绝大多数中小银行脱胎于城市、农村信用社,先天的重要财务指标不尽人意,加上没有经历过几大国有行剥离不良资产经历,风险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刘澄也表示,部分中小银行,尤其是部分中西部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坏账比例较高。

疫情加速风险暴露 股权老问题待解

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在今年8月发表的文章中披露,目前全国已组建农村商业银行1545家,农村合作银行27家,现存农村信用社694家。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银行收益下滑,中小银行风险集中暴露。

对此,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指出,疫情只是加速了中小银行风险暴露的过程,而非其问题根源。他表示,农村金融机构的问题根源主要在于“前期监管缺位,公司治理混乱,股市权益结构混乱,与地方政府关系不清”等体制机制问题。

监管部门也曾多次指出,要从根源上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必须强化中小银行股权管理,健全符合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

祝树民在今年8月发表的《以深化改革推动农村中小银行公司治理建设》中指出,农村中小银行普遍存在“内部人控制问题”,由于广大中小股东数量众多、持股分散、话语权微弱,不愿或不会参与治理,机构经营管理易形成被高管和少数关键人控制的局面。此外,“外部人控制”问题也一定程度存在。他表示,少数股东入股动机不纯、利益诉求不当,通过股权代持、抽屉协议或者隐瞒关联关系等不当手段控制机构,直接操纵经营,个别股东甚至违规大肆套取银行资金,把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

部分省份的审计工作报告也对农村金融机构的股权问题进行了披露。例如,湖南省审计工作报告披露,该省4家农村商业银行改制时股东资金来源及股权结构不合规,存在虚假入股和违规以贷款入股等问题;陕西省在审计调查中发现,辖内农村金融机构所属独立法人机构中高风险机构数量持续增加,从2015年的11家增加到2017年的23家。

祝树民在上述文章中表示,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股权三年专项排查整治行动中,目前已累计排查1800余家、占比80%的机构,排查持股1%及以上的股东4.7万个、股东关联人近10万个。监管部门已建立机构全覆盖的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问题台账,针对股东违规持股、操控经营、利用关联交易不当获利等严重违规问题,累计依法限制2000余名股东的表决权,责令转让股权33.4亿股。

数字化新趋势 是挑战也是机遇

在合规经营叠加盈利下滑的双重压力下,不少农村金融机构开始走上合并重组、抱团取暖之路。7月30日,徐州市区农商银行风险处置化解及改革工作总结会议上,由铜山农商行、淮海农商行、彭城农商行三家合并而成的徐州农商行正式挂牌成立。就在前一日,陕西银保监局公布,陕西榆林榆阳农商行、横山农商行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行获批。一位接近监管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竞争力不强的中小银行走向兼并将成为常态。

程宇表示,农商行合并重组的首要目的是解决资本金不足的问题,这种方式将成为改革的主流,但在宏观经济下行的环境进行重组的劣势也不可忽视,银行资产质量不可避免出现劣变,成本必然高于宏观经济形势良好时。

刘澄则认为,目前监管部门对中小银行改革的整体定位仍然是推动其走向市场化,合并重组或者兼并没有成为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一方面由于国有大行的金融服务在不断下沉,而部分农商行、农信社资产质量不佳,缺少兼并价值;另一方面则是随着银行数字化趋势日益明显,农商行、农信社,甚至城商行在经营体系中的重要性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比如以前农民在家门口的银行网点办理贷款,现在可以在家里通过支付宝或其他网络渠道就把钱借了”。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副秘书长徐忠在《深化农村金融体系改革》一文中也写道,“数字鸿沟”正在考验农村经济金融政策体系和产品服务能力。“农村金融机构数字技术能力培育缓慢,稳定的存款来源被大量手机端产品撼动,争取存款的成本大幅度上升。”

但这也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了机遇,徐忠指出,数字技术促进农村金融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供给曲线向下大幅移动,农村金融服务供给成本下降。同时,他指出,农村金融的服务对象多是受教育程度低、收入低、年龄大的农民,他们对数字技术的理解能力低,对互联网金融的应用水平低,农村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开发针对性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服务,线上线下结合,形成差异化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实习记者 杜晓彤
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hzhlwjr@126.com
中国金融规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