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叠加石油出口急剧下降,中东企业如何求生存?

来源:第一财经/冯迪凡 本网编辑:小凡
发布时间:2020-10-03

受疫情和原油市场因素双重打击,中东地区企业正在思考重塑价值链。

经济学人智库(EIU)在最新一期报告中预测,今年全球商品贸易量将减少20%,在整个中东,国际贸易也将下降两位数: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的进口量将在2020年下降10%,随后在2021年恢复3-4%的温和增长。

今年4月,世贸组织(WTO)预测2020年全球贸易将缩水13%至32%。

EIU在报告中称,目前已经在全球和中东地区都看到了制造业产出、运输流量和贸易量等方面复苏的迹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亚洲主要经济体的重新开放以及全球范围内的巨大刺激计划所驱动的。

报告表示,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中东地区企业正在重新供应链问题,希望通过缩短和多样化供应线,同时保护与重要的国际供应商和客户的联系来建立供应链弹性;同时,该区域企业也在尝试增强其作为国际贸易枢纽的地位,并继续在促进贸易的基础设施和数字化转型方面进行大量投资。

连日来中东地区新冠疫情反弹加剧,以色列宣布延长封城措施期限,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多次刷新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纪录。

中东企业重估供应链

根据世界银行(下称“世行”)最新预期,今年由于疫情和原油市场的发展,预计中东北非地区的经济活动将收缩4.2%,这一预期明显低于今年1月世行发布的2.4%增长预测。

其原因在于,随着全球石油需求的急剧下降,油价的急剧下跌以及疫情在中东地区的暴发,导致了石油出口国家经济全面减速。虽然在该地区通货膨胀受到普遍遏制,并为大型经济体降低利率留出政策空间,但是由于国际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投资兴趣情绪不高,这一地区的金融部门还是受到了不利影响,其影响就是中东北非地区的股指普遍急剧下降。

世行表示,在石油出口经济体中,由于低油价降低了经济活动,预计经济活动将收缩,譬如GCC成员国的经济将收缩4.1%,低油价和疫情的不确定性还将进一步影响非石油活动。 GCC成员国包括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也门七国。

EIU也提出,来自疫情的第二波冲击、长期经济增长乏力以及实施新的贸易限制等因素,是中东地区主要的下行风险,而这些风险可能扭曲该地区的V形复苏前景,并使2020年和2021年的中东和全球价值链的情况更加令人不安。而中东地区的企业则希望减轻动荡和不确定所带来的风险,思考如何建立全球业务运营弹性这一重要问题。

具体而言,EIU在调查中发现,在能源和非能源领域运营的中东公司的收入普遍下降,并且遇到了与疫情相关的供应链中断问题,这严重影响了其业务运营。

譬如,由于国际生产和物流能力的下降,国外交货的不确定性越来越高,成本也越来越高,这在原材料、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的供应方面都对中东企业造成了新的瓶颈。

而以往所推行的做法,即通过“最小化成本,减少库存和提高资产利用率的方式来优化运营”的策略在疫情中遭受了严重打击,为此中东企业也开始重新评估公司运营的战略重点。

EIU表示,目前中东企业正在考虑选择缩短和多样化其供应链的方法,以建立更大的供应链安全性和弹性。

在其中EIU发现,在未来中东公司可能会希望缩短其供应链,并尽可能地将精力集中在本地生产上。不过,这样的选择也将受到本地生产技能和能力、可用投资资金、投资意愿的限制,同时如果缩短供应链,如何同亚洲,欧洲和美洲市场的供应商和客户保持紧密联系也是一个问题。因此,中东地区企业最终所作出的选择将是调整供应链,而非革命性的改变。

基建和数字建设两手抓

根据EIU的商业环境排名(BER)模型可以看到,尽管存在疫情挑战,中东市场在改善其商业环境方面将在2020-2024年继续取得进展,而且在那些基础设施(包括技术)方面得分很高且正在进行改革的国家中,进展将更加明显。在其中表现最佳的国家是阿联酋和以色列。

良好的基础建设,可以令中东国家保持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积极参与者的地位。譬如,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和土耳其就拥有完善的国际物流基础设施,并正在大力投资以促进区域和国际互联互通。

EIU估计,GCC成员国正在进行的建设和运输项目总投资在1万亿美元左右,在未来GCC成员国还为其长期转型做出了1.2万亿美元发展项目的计划,在其中着重注意经济多元化,运输以及向更高附加值行业的进一步转移。 不过,虽然新的工业发展可能会有助于供应链的近岸发展,当地相对较高的劳动力成本,挥之不去的技能短缺和供应链不足问题仍将是主要制约因素。

同时,中东地区也在谋求业务数字化和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旨在提高数据准确性和透明度,帮助企业预测风险并防止损失,并提高供应链效率。

近年来,中东地区的能源行业已着手进行数字化转型。EIU认为,鉴于该行业对中东的重要性以及疫情对关键供需的巨大冲击,这一势头会继续发展。

综合数据显示,部分中东国家10月1日更新的累计确诊病例数为:伊朗461044例、沙特阿拉伯335097例、土耳其320070例、摩洛哥126044例、卡塔尔125959例、科威特105676例、埃及103317例、巴林71374例、阿尔及利亚51690例、巴勒斯坦51062例、利比亚35208例、苏丹13653例、约旦13101例、也门2039例。

在这一情况下,疫情令中东国家的数字化转型战略更加重要了。例如,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几年前就开始实施数字化转型战略,其目标是到2022年将其打造为全球领先的数字化能源公司。

EIU称,目前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在BIRD技术(区块链或分布式分类帐技术,物联网,机器人过程自动化和数据科学)方面紧追潮流,这些技术与5G网络一起为该地区提供了巨大潜力。

例如,不少中东地区的托运人、货运代理、承运人、港口、保险公司、银行和律师正在参加区域数字化演练,这些演练可以共享各方在运输交易方面的数据,其目的是通过增加信任度和降低风险来提高运输速度,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从而减少保险费、融资成本和运输时间。
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hzhlwjr@126.com
中国金融规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