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仅居世界第三,但有一大优势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本网编辑:水木
发布时间:2020-10-16

10月15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中国金融每经峰会在上海拉开序幕,众多业内大咖、权威专家齐聚于此,共享一场思想的盛宴。

在当天下午举行的金融发展高峰论坛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在《为经济复苏和转型提供金融支持》的演讲中表示,全球化如今面临退潮和转型。从“积极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转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这是中国应对全球形势剧变的高瞻远瞩的重大战略安排。

“金融应在发展格局转型中积极发挥作用。”李扬表示,以银行为主的金融结构,固然有利于迅速聚集金融资源,从事大规模投资和“办大事”,但也存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能力不足、支持创新能力不足以及资本市场上机构投资者严重缺位等三大弊端。李扬提出,在中国的未来机构发展战略中,大力发展保险及养老金、发展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当属重中之重。

中国经济 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

“对于大国来说,为稳定国内经济和防范外部风险内溢,一般都不会保持较高的对外依存度。2019年,德、日、美三大国中,唯有德国对外依存度高于中国,达70.8%,这还是因为德国身处一体化程度极高的欧盟之中。该年,日本(28%)、美国(19.7%)均低于中国。”李扬认为,就此而论,发展格局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是中国成为真正的世界经济强国的内在要求。

对外依存度过高,使得资源配置格局的转型不那么容易。十余年前,中国的进出口总额曾高达GDP的60%以上,这意味着,就国际市场对国民经济运行的影响而言,“三分天下有其二”。即便到了2019年,中国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已大大降低,依然还是“三分天下有其一”。李扬分析称,中国进出口总额巨大,占GDP的比重也高,但是,净出口的规模一直不大,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直没有达到非常重要的水平。

对于发展格局转型的影响,李扬认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但是,对就业,特别是对沿海地区的就业,影响较大。具体而言,转型任务在不同部门存在差异,如电子信息产业的进出口敞口都非常高,一些高技术产品(如光刻机)则存在被“卡脖子”的风险。

“金融应在发展格局转型中积极发挥作用。”李扬表示,中国金融机构的规模扩张很快,金融实力提高迅速。他同时提出,以银行为主的金融结构,固然有利于迅速聚集金融资源,从事大规模投资和“办大事”,但也存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能力不足,支持创新能力不足以及资本市场上机构投资者严重缺位等三大弊端。

金融科技 继续发挥市场庞大优势

谈及股票市场,李扬认为,中国上市公司的选择机制存在“向后看”倾向,而且所有制偏向明显。这使得它较难发挥引领经济未来发展方向的功能。“中国的行业分布则体现了传统工业化时代的特征。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多方面努力,其中,大力推行注册制,是绝对必要的一环。”

对于债券市场,李扬认为,大多数被金融机构购买并持有,致使债券市场较难发挥其直接融资和提高市场化水平的功能,而且扭曲了市场资金供求关系。“稳步提升安全资产的占比,是中国未来金融改革的又一重要任务。”

李扬还认为,中国金融科技发展亟待提升质量。“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在世界上仅居第三位,美国、英国位居中国之前,充分说明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必须在底层科学技术上和制度体系保障上做更大努力。”他称,继续发挥我们市场庞大的优势,努力进行技术攻关和制度建设,是我们下一步努力方向。

李扬分析称,金融科技发展三大要素为:需求驱动、技术驱动和制度保障。而中国是需求驱动的典型,数据显示,以客户需求为主要动力的业态如网贷、第三方支付、消费金融、众筹等占比极高,而技术支撑型业态如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仅占5.6%;以技术驱动为特征的美国数据显示,不仅信息服务业态占据榜首(24.0%),且区块链/数字货币、人工智能等业态占比达12.0%,约为中国的2倍;英国则是制度保障的典型,其各种保护数据安全、投资者权益、国家金融安全、信息安全的法规和制度比较健全。
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hzhlwjr@126.com
中国金融规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