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公司需“苦练内功”

来源:金融时报/记者 李珮 本网编辑:支离
发布时间:2021-01-12

2020年,疫情对金融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起到了催化和加速作用,当产业数字化升级之时,金融科技如何深度融入金融行业,如何精准助力实体,如何更好地服务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两大垂直领域,是当前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从业者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

  加快产业赋能

  近年来,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对科技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在科技方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

  在华软金科集团董事长王剑看来,数字化转型的目的是服务于银行的业务,而服务于业务就是要解决银行在业务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痛点”,以先进的技术来解决获客、营销、后台运营等问题。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如今,科技服务数字化转型不仅体现在金融领域,更多的还有实体企业。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前沿技术作为数字化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工具,已逐渐成为产业数字化升级的抓手。

  从产业链、供应链切入,以科技赋能辐射并带动上下游企业的数字化发展,是金融科技公司常采用的方式。而在供应链金融中,银行的资金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在供应链中处于主导地位的核心企业很容易拿到低成本的资金,而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则较难得到这样的机会。

  易见天数创始人、总经理朱振博表示,数字化方式和金融科技技术能够切实帮助银行解决效率和安全风控的问题。例如,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底层资产的穿透和固化,可以为银行更加直接地提供核心企业上下游的生产经营和贸易往来状况,并且依据这些真实的贸易关系将核心企业的信用向其上下游两端进行辐射。

  构建开放合作生态体系

  随着越来越多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企业加入推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阵营”中来,整个金融科技的生态服务体系有望变得更加成熟。

  有业内人士直言,良性的生态体系建设强调开放、合作、共赢等要素,但在现实中,各机构做得还不够到位,例如数据孤岛问题。

  不过,“基于现有的科技方法,无论是安全技术,还是隐私计算技术等,其实是能够做到双方在不同的科技架构下实现一定程度的信息分享和数据共享的,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开放。”朱振博认为,在这种开放的情况下,要找到互利共赢的方式,关键在于互补的数据价值以及合适的技术,能够在保护各自核心数据的基础上,做到数据分享。

  百融云创副总裁陈云凯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在保证合规和符合隐私监管的情况下,数据的开放能够给社会带来更大的效益。

  梆梆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崔建勋认为,行业生态的构建,安全是基础。他建议,在“生态圈”中的机构,一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不给生态体系添漏洞;二是要做好严格的引入控制和监测。

  在竞争中保持自身优势

  随着金融与数字化、产业与数字化的加速融合,科技与实体以及金融的结合度越来越高,金融科技势必将成为下一个竞争的方向。

  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如何保持核心优势、保持发展活力,是金融科技公司正在思考的问题。陈云凯认为,金融科技公司要保持优势,在技术上要持续研发,在商业上也要加强对商业模式真正且深入的理解。在他看来,金融科技公司的优势并不一定只是技术,还包括了对于业务模式和数字化转型的理解。

  在王剑看来,金融科技公司要“苦练内功”,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产品,此外,要“做精做专”,在一些细分领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样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此外,因为科技迭代速度非常快,还要注重持续创新。

  “做好产品,选好客户,保持好节奏。”考拉基金管理合伙人魏凯给出了三点建议。他表示,产品能奠定公司长远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在挑选客户方面,不一定要选择领先的大的金融机构,具有挑战性的小型金融机构有可能成为金融科技公司的“长跑”客户;要保持好业务、研发、现金流、融资等方面的节奏,让自己以及整个生态能够持续健康发展。

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hzhlwjr@126.com
中国金融规划网